Category

医疗投资“机”大于“危”要勇于抓住“窗口期”

后疫情时代,诊断试剂、疫苗、基因行业的投资趋势如何?后疫情时代医疗生态圈重构,哪些细分赛道将崛起?在一级市场上的投资逻辑是否有所变化?新科技应用、医疗信息化的发展和融合趋势又有哪些?

2020年8月19-20日,由融资中国主办,融中集团、融中母基金研究院、融中资本协办的“2020股权投资产业峰会”在上海隆重举行。

如果疫情来了怎么帮助被投企业渡过难关?怎么应对到来的这个时代?如果这个时代到来了,从专业的角度去看,有哪些机会发生?这样的机会是短期、中期还是长期的?我记得当时我们团队从大年初五正式启动,到正月十五已经把行业研究纲要做出来了。我们现在也是按照这样的行业研究的方式,沿着这条路径在调整我们今年的投资策略。当然因为疫情的发展确实太快了,有些细分方向还是会发生变化调整。  

在治疗方面,核心还是试剂和药的研发周期过长,因此对根本性的治疗我打了比较大的问号。最后康复方面目前阶段上也未完全达到此处不赘述。

疫情带来机遇,也带来挑战

柳丹:我是来自鼎晖投资的柳丹。我是国内生物专业学士,后面去美国是生物医学博士,留任Yale外科的博士后。创新成长基金从2015年成立至今已经成功募集了两期,总资产管理规模在120-130亿人民币。过去五年里,鼎晖陆续投资了中国一批医疗细分领域的头部创新企业,像科创板上市的成都先导,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天境生物等。我本人在鼎晖投资专注生物科技、创新制剂、检测诊断,还有AI先进医疗技术等方面的投资。

在检测方面,暴露的问题比较大:1)新冠需要核酸检测作为确诊,但分子实验室的建设标准较高,大部分都在三甲医院,导致整体检测能力不足;2)分子诊断的设备操作复杂,整体检测速度不高;3)分子检测对操作人员的专业水平要求高,专业技术人员相对缺失;4)早期上的大部分产品特异性较低,假阴性高;5)传统PCR方法无法避免气溶胶问题,但新冠病毒能通过气溶胶传播;6)辅助检测手段不足:CT、免疫诊断都是后面补充的检测手段。整个前期的核酸检测速度效率不高,检测大面积发生需求时问题全部暴露。

据称,日本2020年梅雨季节结束较晚,直到7月底,阴雨天气一直较多。但进入8月后,持续出现炎热天气。据消防等部门透露,不少人因身体无法适应高温暑热而出现健康问题。

第三个方向在检测诊断上,在现在的检测诊断过程中,无论是核酸检测还是其他相关的检测,一定程度上出现了基础产品竞争红海甚至产能有些过剩的情况。但实际在新的技术上,我们更需要的还没有,比如能不能在家就能快速地检测出来,不用去医院不用抽血,并且这个东西还可以很准很便宜。这样的产品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出来。比如像很多同行会去想,为什么没有用蛋白检测技术去检测抗原?因为抗原比抗体出现的更早。但我们市面上也没有听说过哪家能做抗原检测。虽然我们有一定的方法像核酸检测、胶体金可以解决现在的基本需要,但其实我们通过技术还可以做得更好,还可以把之前没想过、或没有办法实现的空白点做出来。

胡艳:大家好,我是来自澳银资本的胡艳。目前主要负责公司基金运营工作。澳银资本在2003年创立于新西兰,2009年来到国内发行第一支人民币基金,澳银资本一直比较专注医疗领域,现在大约60-70%的资金投入在医疗领域,另外30-40%的资金投入到TMT科技领域,欢迎大家关注澳银资本。

有记者问,民进党当局日前称,大陆媒体在台湾录制或制作节目涉嫌“违法”,废止2名大陆驻点记者记者证与入境许可证,并称将查处大陆媒体驻点情况。请问国台办对此有何评论?朱凤莲在答问时作上述表示。她说,我们注意到了有关报道,密切关注事态发展。

截至7月14日24时,云南省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4例,治愈出院11例。现有境外航空输入确诊病例3例(孟加拉国输入2例、俄罗斯输入1例)、无症状感染者5例(均为俄罗斯输入),均在定点医疗机构隔离治疗和观察,病情稳定。本地疫情方面,无新增确诊病例、疑似病例、无症状感染者。(完)

澳银资本比较关注的是检测、精准医疗方向,我们认为在未来的体外诊断这个领域会往多极化发展:检验科设备走向集约化,其他场景走向POCT,高端设备傻瓜化。这也是这次疫情直接带来的一些感想。

机遇二:分享一组放疗的数据,美国接受放疗的肿瘤病人在65%以上,接近70%,而国内是30%,国内放疗领域发展潜力巨大。前段时间,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调整2018-2020年大型医用设备配置规划的通知》,大型设备配置速度进一步加快,包括质子放射治疗系统、PET-MR、高端放射治疗设备、PET-CT、直线加速器和伽马刀等。元明资本在投资迈胜医疗以后,积极推动国际最前沿的质子技术落地到国内。医疗器械领域小型化、智能化是发展趋势。迈胜医疗是小型质子放疗的领导者设备,拥有占地面积更小、成本更低等优势,符合医疗器械产业的发展趋势。我们也在跟一些国内顶级的放疗机构和专家合作,探索治疗床、放疗AI等方面的投资机会。这些投资机会如果不深入了解产业是很难发现的。元明资本会围绕自己深耕的领域,去做一些延伸性的布局。做医疗投资也面临挑战。

在20日的“医疗大健康专场”中,普华资本创始合伙人沈琴华、澳银资本运营总裁胡艳、鼎晖投资创新与成长基金执行董事柳丹、元明资本投资总经理龙贡波、丹麓资本董事总经理李洁、重庆点石创坚总经理创瑞投资董事长唐浩夫、华泰紫金投资大健康投资负责人基金创始合伙人张泉源就“生机勃勃,医疗大健康产业投资遇新春”这一主题进行了精彩讨论。

当地时间8月16日,日本东京街头民众撑起伞遮阳。近期日本多地连续出现高温天气,为防疫添忧。 中新社记者 吕少威 摄

有这两个重量级合作伙伴的加持和赋能,重庆点石创坚的医疗投资生态圈建设就比较顺利了。

我本人在国内学医,后到美国学药理,学管理,之前在中信产业基金负责医疗投资,在凤凰医疗集团做副总,也是负责投资。

张泉源:大家好。融资中国的会我第一次参加,感谢主办方感谢主持人。我先简单的介绍一下华泰紫金投资。华泰紫金投资是华泰证券的股权投资总平台,华泰紫金投资管理规模超过500个亿,大健康是其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细分领域,这块的基金我们已经做了五六期,整体规模超过一百亿。

沈琴华:想请教一下柳总,从哪一个切入点可以更快的对医疗行业有所了解?

柳丹:刚刚提到生物医疗相关的背景,确实在这个行业里,很多同行朋友们或多或少在产业、投资里面,跟我一样在专业背景里有一些相关经验,其实这些对我们来讲可能更多的是一种责任。特别是在看项目的时候,除了常规投资的人性拷问之外,还要经常面对一个问题,如果纯粹从投资上看,认为存在比较大的不确定性,但从社会意义上、从临床意义上看这个事情值得做,那我要不要去投资?这个或许是有专业背景的投资人在内心需要更多思考的一个问题。

我们当时就预料到,疫情会给我们的医疗投资带来一些挑战和机遇:一个是疫苗。预防也好,治疗也好,很大程度上都是需要有疫苗,中国的疫苗基础之前比较薄弱。我现在经常想,如果在年初买了疫苗的股票,不用具体考虑哪一家,不用考虑有没有做新冠疫苗,只要带了“疫苗”两字,当时买进去到现在为止肯定都超过100%收益了。从一级市场来看中国的疫苗产业基础其实是相对薄弱,一些腺病毒载体等新疫苗的出现,极大的推动了疫苗行业里面的新技术的落地应用。

云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通报了该省新增1例孟加拉国输入确诊病例的轨迹详情:47岁中国籍男子,7月13日自孟加拉国乘MU2036航班从昆明机场入境,入境时体温检测正常,即按照闭环管理要求专车从机场直接送至昆明市集中隔离点隔离观察。14日核酸检测阳性,即送定点医院隔离,诊断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普通型)。

挑战一:医疗投资需要较强的专业性, 有的医疗项目估值偏高。元明资本是怎么克服这个困难的?我们团队有资深的企业家和科学家,有多年的研发、产业和创业经历,还有投资、券商投行和银行等金融背景的成员。医疗投资是一个综合判断,要在企业、资本、产业方面有深厚的积累。

重庆点石创坚成立后,我们以投国内医疗器械企业为主。迄今为止,我们投了将近10多家企业,大多数是医疗器械细分领域的龙头企业,像IVD行业的蓝怡科技,骨科耗材中的科惠医疗、外科手术器械中的天松医疗、产前检测领域的博圣生物、高端影像设备中的明峰医疗,我们都有很深入的参与。其中,科惠医疗和博圣生物都已进入了上市辅导期。此外,我们投的早期项目,像脉流科技有很好的创新性成果,去年在以色列世界心血管创新大会上,获得了2019年度心血管领域最佳创新奖,得到了国际上很高的认可。

检测蕴育更多投资机会

华泰紫金是一个以大型券商为背景的综合金融平台。在国内,无论是在投资、投行,还是资管业务上都排在行业前列。迈瑞医疗、药明康德、美年大健康等大型医疗医药项目,华泰紫金都有参与。这两年华泰在医疗大健康的股权投资上做了全方位的布局,科创板上面我们也连续上了若干家公司。明年华泰整体在科创板、港股、创业板上可能还会再上市6-7家企业。华泰在大健康领域一直在深耕细作,也希望之后能跟各位同道一起合作,在中国最具有潜力、最生机勃勃的领域里做好做快。

在春节期间,当中国新冠肺炎病例传播超过一千例的时候,我当时就觉得这个要成为一个现象级事情了。其实这本身是出于一种专业上的敏感,觉得不仅仅只是一次卫生医疗事件,而是对中国整个医疗行业、经济基础等都会造成冲击。春节期间我牵头我们团队探讨疫情对医疗产业投资有什么影响,以及我们如何应对等。第一是出于对投资的敏感,第二个是出于专业的本能。

其中,重庆化医新天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是中国企业500强重庆化医控股集团全资子公司,新天投资旗下共有6支专项基金,在管规模92亿。储备和开发化工、医药类项目900余个,累计完成投资项目29个,退出5个,已完成两家被投资企业成功上市,五家企业正在申报A股主板和科创板,其中两家已通过上市审核。

坚木投资也是一家专业的基金管理公司,专注于前瞻性、战略新兴领域的股权投资及母基金管理。基金投资多产业、跨地域,覆盖天使、VC、PE 等各阶段。已投医疗、智能制造、大消费、汽车、人工智能、物 流、新一代信息技术等众多领域百余家优秀项目。

我们今年更多的还是不去关注一些短期盈利状况比较好,或受到短期利好的项目,更多的从中长期角度推动一些有底层技术,能够在未来3-5年之内,为刚刚提到的疫苗、抗病毒治疗药物、POCT检测等方面,能够解决未来临床未被满足需求的一些领域,这可能也是我们有医疗背景的一类长期价值投资人,会从疫情角度考虑未来有一些什么样的投资机会的特殊视角。

唐浩夫:大家好。我叫唐浩夫,我毕业于厦门大学经济学和生物工程,到哥伦比亚金融硕士、计算机硕士毕业之后在华尔街工作,主要做上市辅导。2006年回国创立了创瑞投资,15年和坚木投资一起与重庆化医新天投资集团合作成立了重庆点石创坚基金公司。

我是来自普华资本的管理合伙人沈琴华,来自杭州。先请各位嘉宾简单的介绍一下自己,以及所关注的细分领域。

为此,日本公共卫生当局建议人们晚上也合理使用空调,并注意补充水分,以防止中暑。

从预防来看,对低值耗材(如:口罩、防护服)等刺激了大量需求。在未来中期范围内,大家对低值耗材的需求还是会有一定量的保持。不过这对于未来医疗基础高频率耗材的储备使用是个提醒。

李洁:大家好。我是来自丹麓资本的李洁。我们注册地是在广州,主要的投资方向是生物医疗新科技。我们目前有两支基金,第一支基金主要投资的方向包括AI、手术机器人,还有细胞治疗。我们投的时候这些技术方向还是比较创新的,但在现在来看,可能大家都已经比较熟悉了,可见,我们投的这些方向逐渐受到了大众的认可,非常感谢LP对我们的投资策略的支持。我个人目前看生物医药比较多一点。

同机其他乘客按照闭环管理要求,全程佩戴口罩,专车直接从机场送至集中隔离点隔离观察,未见异常。

机遇一:元明的战略有一定调整。一个基金要根据自己的基金周期考虑战略。元明从2015年开始投创新药,那时是比较超前的,现在回头可以看到整个新药领域在加速发展。元明资本创始人当时从美国投新药转到中国投新药,国内当时还处在一个不太敢投的阶段,但元明坚持走这条道路,现在取得了比较好的成绩,百济神州、亚盛医药等都成功上市,我们的人民币基金、美元基金投资的企业在未来也会陆续登陆资本市场。

以下为“医疗大健康专场”论坛精彩实录,由融中财经(ID:thecapital)整理:

挑战二:如何实现退出。我们之前投的项目陆续进入到了退出周期。元明投资未盈利生物医药企业的时候,还没有港股18A新规和科创板,后来港股市场和科创板对未盈利生物医药企业敞开大门。一个企业有时候产业做好了不一定能快速上市,除了产业方面,需要在投资的时候,从上市合规角度,把退出路径规划好,这是我们基金很重视的环节。

第二个是抗病毒的药物。抗病毒的药物在全球来讲都是难点,当新冠出来的时候,大家都没有办法,也只能一些老药新用,或者用常规的干扰素疗法,或者经验上愿意尝试觉得可能会产生效用的药物,国际上也是。到现在为止也没有特效药出来,但我们觉得这个事情的发生对于抗病毒药物的理论和基础发展起到了一个比较好的推动作用。值得长期关注。

沈琴华:感谢各位的介绍,我们大家对在座的各位嘉宾及所在的公司都有了一个简单的了解。从各位嘉宾的介绍中我们了解到大家都是聚焦在医疗产业,今年上半年整个医疗产业的投资还是非常的热,就像上海现在的天气一样。在后疫情时代,整个医疗投资发生了比较大的分化,或者说出现了一些新的投资逻辑。基于现在的市场状况,我们进行今天的话题。各位嘉宾可以从自身关注的一些赛道去看一下,疫情对我们现在整个医疗投资产生了哪些影响,有哪些挑战,以及带来了哪些新的机遇。大家可以从本身工作的角度,或关注的角度做一些分享。

元明之前布局了高端医疗器械领域,投资迈胜医疗、联影医疗等,这次疫情加速了我们对战略的思考。元明在继续投资创新药的基础上,计划加大在医疗器械的布局,这个布局也是基于以前在放疗、影像、大数据等投资领域延伸的一些新机会。从2019年1月1日,到2020年6月30日A股七个医疗子板块中,医疗器械板块涨幅高达169.06%,领跑二级市场医药行业,医疗器械加速发展的趋势越来越明显,作为一家基金怎么把握这个机遇?从元明资本的角度来说,我们会在放疗、影像等领域继续深耕。

朱凤莲说,一段时间以来,民进党当局以各种手段限制和阻挠两岸交流合作,现在又将矛头对准大陆媒体在台湾的正常新闻报道,严重干扰了大陆媒体驻点采访,严重损害了大陆记者的正当权益。我们正告民进党当局,立即停止无理做法,否则由此引发的一切后果,由民进党当局承担。

沈琴华:柳总总结了一方面有医疗学科背景的做医疗投资有敏感性,第二个还是要有一定的情怀。因为我们所做的投资跟普罗大众的健康息息相关。另一方面,柳总也总结了目前市场在疫苗、抗病毒药物以及POCT检测方面有比较多的机会,我们要去关注它的较长期的价值,同时也要更多的帮助被投企业,做更多的投后管理,特别是在疫情期间出现阶段性困难的时候,更应该体现我们投资人的价值。

朱凤莲表示,两岸新闻交流是传播两岸信息、增进两岸同胞相互了解、促进感情融合的重要桥梁。长期以来,大陆记者在台湾通过大量客观公正的报道,为增进两岸同胞相互了解,融洽亲情,特别是为大陆同胞更好地了解台湾,发挥了桥梁和纽带的重要作用。大陆记者的正当权益应当受到保护,他们在台采访报道工作应当受到尊重。

龙贡波:我是来自元明资本的龙贡波。元明资本是专注于中美医药领域的投资机构,我们的资金100%投在生物医药行业。从产业布局方面, 2015年开始投创新药,像百济神州、亚盛医药等已经全部或部分退出,也布局一些高端医疗器械企业。元明资本投资还有一定的跨境特色。创始人在成立元明资本之前,在美国做过多年的医药投资,元明管理人民币和美元基金,投资一部分海外项目。在布局领域方面,我们认为肿瘤是一个巨大的未满足需求的领域,相当一部分资金布局在肿瘤领域,围绕肿瘤领域衍生出很多新的投资机会。期待跟大家有更多的学习、交流。

龙贡波:后疫情时代是生物医药发展和投资的好时代,机遇大于挑战。

沈琴华:非常荣幸参加融中举办的论坛。2020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疫情让我们医疗产业的变革步伐有所停顿。但从今年上半年的一些数据来看,医疗投资还是为数不多的增长中的一个赛道。医疗投资生机勃勃,医疗产业蕴含了更多的机会。

胡艳:后疫情时代,整个大格局不会有大的变化。一边是医疗服务、医疗器械和流通,一边还是化药、中药以及生物制药。但宏观从预防、诊断、治疗、康复四个环节的横切面去看,这次疫情对医疗投资链条会有一些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