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汽车专业风光不再听听青年学子怎么说

随着能源革命和新材料、新一代信息技术的不断突破,汽车业加快了电动化、轻量化、智能网联化的转型速度。汽车也不再是简单的交通工具,而是向大型移动智能终端、储能单元和数字空间进化。

汽车产业的这一系列转型对汽车人才提出了新要求。对就读于汽车专业的大学生们来说,产业变革带来新机遇的同时,也带来了新挑战。他们如何看待汽车产业转型?面对新趋势,他们将如何完成“自我升级”?

但在我看来,没有必要唱衰车辆工程专业。据我观察,2019年一些开设了车辆工程、机械设计类专业的院校开始进行课程调整,加入了智能网联技术、自动化以及人机交互、用户体验等汽车业前沿技术研究。

2月14日,在徐医附院,一名80岁新冠肺炎老年患者接受输注新冠肺炎康复者爱心捐赠的血浆进行治疗,患者治疗效果明显。3月4日,这位老年患者贾先生达到出院标准,被当地医疗疾控部门准予出院。

《行动方案》指出,推动港澳服务提供者和台湾投资者在自贸试验区设立独资医疗机构,争取开放外资在自贸试验区设立外资独资医疗机构,鼓励境内外保险资金投资养老实体和医疗机构。简化外国投资者到自贸试验区设置医疗机构的手续,探索对港澳医师开办诊所取消设置审批,申请备案即给予登记并发放《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转型焦虑大?不妨先为自己“充电”

2月5日17时许,徐州市首例治愈出院的新冠肺炎患者杜先生走出隔离病区,这也标志着徐州市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医学诊治上迈出了关键一步。

3月12日,徐州市在院治疗的最后一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在徐州市传染病医院出院。徐州市卫生健康委员会有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徐州疫情防控尚未结束,在“内防扩散”的同时,近阶段疫情防控还要严格做好“外防输入”,提醒民众不能放松警惕,要继续做好防护,争取早日取得这场疫情阻击战的彻底胜利。

徐医附院有关专家介绍,这位患者是江苏省首例采用血浆抗体治疗新冠肺炎的病例。这种特免血浆制品治疗新冠病毒感染是目前有效的治疗方法之一,有望大幅降低危重患者病死率,目前已在多所医院实施。

据了解,截至3月12日上午,江苏省还有2例确诊病例在医院治疗,其中普通病例1例,重型病例1例(原为危重型病例)。(完)

打牢知识的地基 汽车专业的优势不容忽视

转型必有阵痛 但也是“超车”机会

在这样的背景下,经过车辆工程的系统学习,他们有注重全局的整体观念。同时我认为,如果在现有教学体系中增加更多与汽车前沿科技相关的内容,或延长学年年限,与不同方向专业结合,或许能培养出更多的复合型人才。相信企业会更愿意为他们递上“橄榄枝”。

清华大学车辆工程专业 李瀚杰

随着毕业生学历不断增长,汽车业各领域企业对人才的学历要求明显水涨船高。不久前我看到一则智能驾驶创业公司的招聘广告,其中仅有一个职位可以是本科生,其他的“门槛”均为硕士毕业生。以研发为导向的创业公司尚且如此,传统汽车企业自然也不会例外。

(责编:何淼、熊旭)

清华大学AI-Lab博士后 王亚辉

《行动方案》聚焦前沿新兴产业培育孵化,大力发展新经济、新模式、新业态。如在医药健康方面,提出在对国外已上市未获得中国批准的药品进口实行特殊审批、优化药品医疗器械和全球协同研发的试验用特殊物品通关程序等措施。

据我观察,学院里大约有六七成的同学免试录取本校或外校的硕士、博士研究生,另外还有部分同学选择出国深造。近两年,本科毕业后直接就业的同学可能只占一成左右。

对于就读于车辆工程专业的学生来说,在原有的知识基础上,有意识地学习人工智能、自动化等新知识,可能就会比其他跨专业的从业者更占优势。整个车辆工程专业是围绕汽车产业链传授知识,因此,在掌握汽车宏观知识的基础上学习前沿技术,就能更符合汽车企业的用人需求。

大连理工大学车辆工程专业 杨万欣

此外,争取对外国医师在自贸试验区内执业证照有效期试行放宽至三年;探索建立来华就医签证制度。支持开展抗癌药品跨境电商模式进口试点。(完)

可能很多人都知道,中国汽车行业进入了调整期,许多传统车企正在奋起直追,新势力也不断涌现。因此,对那些想在汽车行业大显身手的同学,我的建议是,面对激烈的竞争,当务之急是丰富自己的知识面。比方说,在汽车业的新趋势下,如果能在已有的车辆工程专业知识的基础上,在电子技术、编程技术、智能驾驶技术上有超人一等的学识、能力,那便能先人一步。

但由于起步时间短等原因,国内车企在汽车传统技术上较为薄弱。因此也更需要抓住汽车电动化、智能化的“东风”。

张爱国介绍,《行动方案》是推动天津自贸试验区改革创新的“自选动作”和“任务清单”,亮点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制度创新对标国际一流自由贸易园区;二是制度创新更加注重促进新动能的引育。

转型浪潮下 车企更需要复合型人才

在数十年的高速发展后,汽车业进入转型阵痛期。但汽车已经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车企应发掘消费者环保、舒适等出行新需求,而志在成为汽车从业者的青年大学生们也要注意到这一点。

大连理工大学车辆工程专业 李鹏飞

例如,我们学校汽车专业的培养理念、教学内容就随着汽车业需求的变化而有所调整。与过去相比,我们在智能网联、轻量化汽车方向增加了许多课程,新入学的学弟学妹们也将从大一就开始学习新能源汽车的相关课程。汽车业正随着市场需求的变化快速发展,因此我们也需要不断改变学习侧重方向,紧跟时代潮流。

3月4日,江苏首例采用输注血浆抗体治疗的80岁患者贾某与其儿子一起治愈出院,向医护人员鞠躬以表达感激之情。王以坤 摄

经过100多年的发展,有些外国企业在汽车发动机、底盘操控等机械领域几乎已经做到了登峰造极。新能源、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加入,才为提升汽车舒适感和操作性带来了更多可能。

(文中照片均为受访者提供)

在我看来,目前一些公司裁员、减少招聘,是为了适应汽车业转型。作为全球规模最大的汽车市场和出行市场,中国对高素质汽车人才的需求量仍然很大。从这个角度说,眼下的新挑战未尝不是中国企业和青年人才完成超车、后来居上的一次机遇。

眼下,几乎所有车企都高喊着转型的口号。而汽车行业新四化中“电动化、网联化、智能化、共享化”所需要的专业技能和传统的机械类专业的交叉程度较低,汽车电子、芯片开发、人工智能、车联网、大数据等专业与传统机械类专业基础课程几乎没有重叠,这对汽车行业的人才培养提出了更高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