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疫情冲击巴西经济陷近百年最严重衰退

(财经天下 )受疫情冲击 巴西经济陷近百年最严重衰退

中新社北京7月12日电 题:受疫情冲击 巴西经济陷近百年最严重衰退

首先,全球资本断流将严重限制巴西经济。周志伟说,巴西投资率长期保持低水平,2019年的投资率仅为15.4%,对经济的支撑本来就非常有限。受疫情的影响,巴西投资率出现断崖式状态。在这种局面下,急需大量的外资和全球资本流动性来补充巴西投资的不足。但是,全球经济普遍面临困境,可获取的外资严重不足。

当地时间7月6日,在巴西圣保罗,一家当地餐馆开门营业。中新社记者 莫成雄 摄

其次,外贸萎缩将扩大巴西国际收支逆差。周志伟说,巴西贸易对外部市场的依赖很高,受疫情影响,全球生产经营活力严重受限,人流物流大幅萎缩,巴西铁矿石、石油、大豆、肉类等大宗产品的出口也受到较大冲击,贸易萎缩将是大概率的事情。特别是出口萎缩将扩大巴西经常项目逆差,进而使国际收支进一步恶化。

周志伟表示,据世界卫生组织预测,巴西的疫情将在8月份迎来高峰,在9月份出现拐点,这就说明,巴西疫情很有可能会贯穿整个年度,这正是巴西面临的最严重的不确定性,加之目前感染病例基数庞大,很难预测巴西疫情到底会持续多长时间。因此,巴西经济遭受负面冲击和制约的时间肯定会拉得非常长。目前,尚看不到巴西经济全面恢复的前景。(完)

百年来最严重经济下滑

经济正常运转尚待时日

反对派议员郭荣铿针对林郑的说法回应称,《禁蒙面法》的司法复核已到终审法院,排期大约在11月,其中有“三权分立”内容,相信终审法院会就此有一个最终判决。建制派则普遍欢迎。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形容,这是“振奋人心的说法”。他称,《基本法》写明特区以行政长官为首长,列明其职权包括根据推荐委员会建议委任法官,而推荐委员会成员也是由特首委任;加上在立法会通过的法案须由特首签署才能生效,“可见在司法及行政上,特首有主导角色,毋庸置疑司法及行政系统是由特首行先”。民建联的蒋丽芸说,从《基本法》可知没有“三权分立”,但过去不知为何人们经常说“三权分立”,让部分人误解,特首有必要把信息清楚带给港人。经民联议员梁美芬9月1日称,香港回归前后都是行政主导,不可用“三权分立”来形容。她强调“三权”须在“一国两制”和高度自治的基础上运行,且一定涉及中央与地方的关系,例如《基本法》规定如果牵涉重大行政决定,中央有最终话语权。梁美芬还提到,全国人大常委会有法律最终解释权,可将违反《基本法》的法律发还立法会重议,而香港高等法院上诉庭在有关反对派成员梁颂恒的宣誓司法复核案中清楚指出,“三权可以互相制衡,而不是英国式的三权分立”。她说,部分人一直有误解,去年社会出现激进行为,更演变为“港独”“自决”等,因此一定要回到“一国”的概念。

“这还是基于对疫情可控情况下作出的预测,而不是对疫情最坏表现的估计”,周志伟认为,初步判断,疫情对巴西全年经济的影响将超过7%,甚至可能导致今年巴西经济出现近10%的下滑,这也是巴西近百年来最严重的经济下滑幅度。

IMF研究部官员吉安·玛丽亚·米莱西·费雷蒂(GianMariaMilesi-Ferretti)认为,为控制疫情而采取的措施对经济活动造成损害,而全球经济整体恶化关系到整个地区的前景,也关系到巴西主要出口市场的前景。

巴西联邦政府内部,以及总统与地方政府之间的防疫措施,一直存在巨大分歧。7日宣布确诊的巴西总统博索纳罗本人也屡屡干扰正常的防疫安排,这给巴西社会带来了严重的负面引导。巴西官方11日数据显示,巴西单日新增确诊3.9万例,累计逾183万例,没有缓和迹象,这也意味着巴西经济面临非常大的不确定性。

巴西现在是拉美地区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也是全球新冠病毒感染第二多的国家。此前为了防控疫情,巴西国内经济活动趋于停滞,进入6月,尽管疫情并未缓和,巴西一些地区已经开始逐步放宽限制措施,分地区分步骤重启经济活动。

林郑月娥1日出席行政会议前见记者时表示,《基本法》列明香港是直辖于中央的一个特别行政区,特首并非只是行政机关首长,也要向中央人民政府负责,香港享有的权力是中央授权的。她形容“三权”是各司其职,希望可以互相配合、互相制衡,但最终3个机关都是通过行政长官向中央政府负责。她称,过往出现不清晰的情况,可能有错误理解,也有人是在刻意误导,“政府今日起会正本清源、拨乱反正”。

6月,世界银行发布《全球经济展望》认为,由于封锁、投资骤减和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疲软,今年巴西经济预计将萎缩8%。

第三,国内消费将一蹶不振。周志伟说,疫情暴发期间,旅游、消费等经济活动受到严重限制。2019年消费占巴西所有经济活动的65%。

当地时间7月3日,巴西圣保罗民众在当地一家超市购物。 中新社记者 莫成雄 摄

周志伟说,根据巴西央行、巴西经济部发布的最新预测数据,对巴西经济全年表现的预测更加悲观。

另据星岛日报网报道,香港国安法规定由行政长官指定法官审理国安案件,终审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国能批评此举会损害司法独立。身兼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的港澳办前副主任徐泽撰文驳斥称,《基本法》规定的特区政治体制是以行政长官为核心的“行政主导”体制,非“三权分立”,任命法官是《基本法》赋予行政长官的重要权力。徐泽表示,香港司法独立不能进行任意解释,司法机构也不可因此变成一个“独立王国”,司法独立绝不是“司法独大”,更不是“司法至上”。

周志伟说,博索纳罗总统催促复工复产,但从目前疫情来看,这种做法操之过急,从某种程度上很可能加剧疫情暴发,如果在疫情尚不可控的局面下重启经济,经济也不太可能实现正常运转,甚至可能重新回到经济暂停的局面。最近不少国家的政策调整,就证明了重启经济需要具备较充足的前提条件。否则,可能会付出更高的经济代价。

6月24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世界经济展望》称,巴西今年将出现近120年以来最大的经济衰退,并将今年4月对巴西2020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预期从-5.3%大幅下调至-9.1%。

世界银行的报告预计,2020年全球GDP将萎缩5.2%,为近80年来程度最深的衰退。周志伟认为,总体来看,巴西今年的经济表现将远低于全球平均水平,尤其从目前来看,巴西是全球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之一,经济形势堪忧。

“疫情对今年全球经济都将造成重创,巴西经济遭到的打击很有可能会更严重”,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巴西中心执行主任周志伟日前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说,巴西疫情防控措施不力,以及消费受限、贸易萎缩、投资放缓等因素,将形成叠加效应,加剧巴西经济的大幅衰退。

当地时间7月3日,巴西圣保罗,一位女店主戴口罩开门营业。 中新社记者 莫成雄 摄

遭受疫情重创的巴西经济,正面临近一百年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而摆脱泥潭,实现经济正常运转尚待时日。

此前在8月中旬,香港多家教育出版社陆续上传修订后的通识科教材勘误表,删去“三权分立”字眼,改为“三者发挥互相制衡的作用,防止权力过分集中”。8月31日,教育局局长杨润雄称,教科书以前没有送审,但一些基本观念是事实的陈述,“香港没有三权分立制度,不论九七前或九七后的《基本法》都不是一个三权分立制度,这些事实都要在教科书中交代”。林郑9月1日表示完全支持杨润雄的说法,认为“高度自治不等于全面自治”。

此外,疫情对巴西经济的冲击还表现在就业。据报道,巴西主要数据机构日前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由于新冠病毒大流行,巴西目前只有不到一半的劳动力在工作,有780万人因疫情失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