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饭才是长久饭

豫西多奇境。熊耳山在栾川县内蜿蜒曲折,造就了一道道秀美沟域,仓房村就藏在这深沟之中。

竹林幽径,古朴农家,空气中透着甜味儿。走近村口,乡村民宿“仓房人家”映入眼帘。

刚干旅游两眼一抹黑,镇里组织起免费培训班,李银生和妻子认认真真当起了学生,从房间保洁、做饭到接待礼仪,两口子渐渐入了门。一有空,老李就跑到重渡沟取经,“学到才能赚到,多问问人家,不丢人!”“仓房人家”生意渐渐走上正轨,一年盈利七八万元。2016年,李银生全家脱了贫。

“路通了,乡村旅游就有指望了!”李银生看到了希望。

政府引导,成立重渡沟景区管委会,重渡村与周边8个村携手实施“减量增效”――压减景区床位数量,提升服务质量,将农家宾馆升级为精品民宿。对分流到周边村里农家宾馆的游客,景区给予门票优惠。同时,加强污水处理等基础设施建设。

2014年,研发生物识别技术,并首次投入商用;

“人不负青山,青山定不负人。”栾川县咬定生态扶贫,建起23个生态庄园、1442家农家宾馆,乡村旅游带动1.3万人脱贫,绿水青山正变成金山银山。

仓房村山清水秀,这片山水有李银生儿时的记忆,也曾经满是现实的无奈。

守护好生态,周边一个个村庄也吃起旅游饭。新南村建起“铁路小镇”,信号灯、标志牌,乡间列车行驶在翠竹山水间。有了“火车”,大山“活”了,全村办起89户农家宾馆,户年均增收5000元以上。北乡村种植100亩梯田向日葵,赏花节吸引大量游客,花期过后,向日葵籽榨油销售。

一道风景沟带火一条产业链。重渡沟柿子醋、红薯粉、山果饮料等农副产品身价大涨,去年产值达9600多万元,还带动了周边农民从事经商、运输、餐饮等,就业人数达3.5万人。

仓房人祖辈守着好山水,却过着穷日子。村委会主任王青献记得,2013年全村年人均收入只有2000元左右,185户人家,贫困户就有112户。

好生态也能富口袋,越来越多的村民尝到了甜头。仓房村制定了村规民约,严禁开荒种田,不再上山砍树,引导村民放下柴刀“种”风景。王青献说,现在村里开起42户农家宾馆,每户年均增收3万元。有的卖山货,有的家门口就业,去年底112户贫困户全部脱贫。

“咱有胳膊有腿,咋还成了贫困户?”李银生心有不甘,发誓一定要把好日子挣回来。

“关键是他们村先通了柏油路,咱也得想法儿打通到沟口的路。”

比如水电煤缴费,在支付宝历史上,这可能是最艰难的业务之一:因为对接机构庞杂、谈判和说服的工作量巨大,曾经整整停滞了2年;因为长达10年不赚一分钱,在内部质疑声不断。但最终,这项业务不仅活了下来,还开启了办事服务向互联网迁移的浪潮。如今,每3个中国人就有1个在手机办事, “最多跑一次”、甚至“一次都不用跑”成为现实。

“这段时间缓过劲儿了,订单上来了,尤其节假日,房间都订满了。”李银生答道。

“开荒山尖尖,种地天边边”,村里人一度扒坡种地、伐木砍竹,“山啃秃了一片又一片,还是挣不了几个钱。”李银生说。

2010年,发明快捷支付,网络支付第一次可以不用插U盾,为后来的移动支付扫清道路;

和仓房村一岭之隔,重渡村在山的那边。一样的山水,一样的条件,光景却大不一样。前些年,靠着乡村旅游,重渡沟名声大噪,山那边的人们富了。到2013年底,重渡村年人均收入达到3万元,“家家小轿车,盖新房,绿水青山成了‘绿色银行’”。

扶贫干部牵线对接,李银生把各项政策了解得门儿清:扶贫小额创业贷款10万元,免息;贫困户互保贷款3万元,也是免息;到户增收资金3000元,直接打到个人户头。还有,县里对发展乡村旅游的贫困户,最高补贴6万元。

政策及时雨,村民开民宿卖风景

可以写进招股书的是数据,写不进的是故事。事实上,十次关键创新背后,和拓荒之路相伴的,是支付宝撞过的无数次“南墙”。

“老李,生意咋样?”

精准扶贫、精准脱贫,一项项好政策落地生根。

没有写进招股书的故事

“快来,快来,屋里请!”民宿主人李银生把我们迎了进去,落座,沏茶,山泉水冲泡的毛尖清香四溢。

竹海野生动物园项目落户仓房村,村里的崎岖山地、茂盛竹林成了休闲好地方。通过山地流转,村民有租金、有分红,园区就业有工资,项目带动每年户均增收6000多元,还带来300万元务工收入。

关键时候,重渡村老支书余长生站了出来,将自家农家乐的床位从50张减到了15张,打造了12间各具特色的精品房。房间少了,品位上去了,旺季一间房住一天能卖到1000元,老余一年赚了60多万元。

这五次革新不仅让支付宝成为中国最大的数字支付服务商,也让中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移动支付之国。来自国家统计局的数据甚至显示,在移动支付逐步普及的十年里,抢劫案数量下降超九成。今年年初,人们更惊喜地发现,移动支付的非接触优势,成为中国疫情防控的重要优势。

“更主要的是,园区引来了人气,到旺季车都没地方停了。”李银生感到开农家乐的机会来了。

换言之,支付以外的业务,已经撑起了蚂蚁集团的大半壁江山。这些业务最主要得益五次关键的“降门槛”创新。

“没了绿水青山,还能保住金山银山?”吃上旅游饭的乡亲又在考虑新问题。

山村盼出路,风景咋才能变“钱景”

是什么撑起了蚂蚁集团的千亿营收和海量用户?结合招股书信息看,有十个关键的第一次,成为了左右蚂蚁集团发展的关键支点。

在外闯过的李银生觉得,仓房村缺的不只是条柏油路,更需要一条脱贫路――向重渡村学,让山里的风景变“钱景”。

遍布大街小巷的二维码支付,也差点折戟沉沙。2011年7月,支付宝率先推出全国首个二维码支付功能,却被黑产的入侵打得措手不及。钓鱼、盗刷、病毒,接踵而至的安全问题迅速浇灭市场热情,让产品团队备受质疑。

“咱坡坡地里种一年,不如别人农家乐开一天!”

2004年,发明在线担保交易解决方案,中国用户第一次实现网络交易;

五次关键的“降门槛”

盼啥来啥。2013年元旦,从洛阳到栾川的高速公路通车,高速口通往重渡沟景区的公路途经仓房村。

是放弃还是坚持?支付宝死磕的精神再次发挥作用。时任管理层“特批”了一个工作室,来负责撞南墙,接下来的几年内,这个名叫“Open Studio”的工作室,以公司食堂和自动贩卖机为小白鼠,陆续推出声波支付,电磁支付、光子支付,以及正扫、反扫、单离线、双离线等二维码支付的各种版本……最终优胜劣汰,二维码支付克服安全问题,成为了主流。这项小小的创新,是支付宝蓝能够贴满大街小巷,连接8000万月活商家的关键。

“有账算,在理儿!”李银生说,大家慢慢想通了,“减量增效”工作顺利推进。

“说保护环境谁都支持,可是要减少床位,相当于从一家一户兜里掏钱,找谁都不愿干。”李银生坦言,刚开始许多人都在观望。

2019年,推出相互宝,大病保障第一次实现先保障、后付费。

2016年,推出蚂蚁森林,中国人第一次实现手机种树,绿色公益门槛降低;

“当初咋想的开民宿?”

2013年,推出余额宝,货币基金的门槛第一次降低成1块钱;

2008年,推出水电煤缴费,中国老百姓第一次在网上缴纳水电煤气费;

仓房村人在思考。那段时间,村里人茶余饭后总在拉呱(聊天),过去仓房比重渡还强些,人家咋走到了前头?

如今,李银生又有了新打算,为自家的民宿打品牌、上星级,下一步开发“竹”特色精品房,“俺算是认准了,这碗‘生态饭’才是长久饭!”

2017年,首创的双离线支付技术第一次运用于公交车,最后一个带零钱出门的理由终结;

如此庞大的支付量是如何达成的?16年时间里,支付宝曾经5次革新支付技术:

支付宝以支付起家,从招股文件看,截止2020年6月30日的12个月,支付总量已经达到了118万亿人民币,如果以10亿用户计算,平均每个用户的支付量都达到了11.8万。

由于这些关键的门槛降低,中国在数字金融、数字办事、数字公益等若干领域开启了弯道超车模式,全球最大的货币基金、全球服务小微最多的银行、全球最大的互助社区、全球参与人数最多的公益项目均花落中国。

农家乐减量增效,守护好生态,一起富口袋

10多万元政策资金,再加上贷款和自筹资金,李银生对自家房屋进行了改造,2015年底开起了乡村民宿,取名“仓房人家”。

“穷日子过怕了。自打端起‘旅游碗’,吃上‘生态饭’,就甩掉了穷帽子,日子越过越红火。”李银生啜了口茶,打开了话匣子。

这些几块钱理财贷款,省几分钟时间的生活服务,看似微小,结果却成为了打破二八法则的秘诀,大部分商业公司服务头部20%的人,赚80%的钱,而蚂蚁集团的商业模式是,降低门槛,服务80%的人,从而形成聚沙成塔的效果。

“过去觉得对头,现在看也不一定。”李银生说,这两年重渡沟周边旅游火了,光自驾游客就翻了一番。游客多了,自然财源滚滚,可是污染也随之加重,景区一天的废水排放量最高达到8000吨。

“不能再开山种田、上山砍竹了,得换个干法。”

“山多、地瘦,过去日子过得不行。”老李想起当年直叹气,全家6口人,只有5亩地,还都是沟沟田、条条地,一年种一季玉米,一亩地打不下四五百斤。

2012年,发明反向扫码技术,第一家支持移动支付的便利店诞生,开启移动支付浪潮;

2010年,发明无人工审批的纯信用贷款,第一次贷款可以无抵押物、无担保人;

李银生沾上了景区的光,他每天跑得勤,骑着电动三轮车把竹笋、木耳、香菇等山货卖到山那边。

旅游饭就是生态饭吗?

支付宝庆祝第一笔交易达成

今天,蚂蚁集团站到了上市关口即将冲击科创板第一股,但相比IPO之路,过去16年的拓荒之路或许更为珍贵。

蚂蚁集团通过支付起家,业务顺延至数字生活、数字金融科技等领域。招股书信息显示,其数字金融科技板块的年用户达到7.29亿,在理财科技、微贷科技、保险科技三个领域促成的交易规模均为市场第一。同时,2019年,超过60%的消费者使用支付宝APP使用数字支付以外的生活服务,包括出行、办事、公益等。

可是,项目从哪来,钱从哪儿来?住宿、餐饮、基础设施,哪样都得不小的投入。

种地不行,出去打工。和不少年轻人一样,李银生20岁那年到外面闯荡。可自己一没技术,二没文化,外出务工收入低、开销大,为了照顾体弱多病的父母,没几年他又回了村里。

不止于此,借助移动支付工具,今年疫情之后,超过170个地方政府在支付宝发放消费券,成为拉动消费,刺激经济回暖的一支奇兵。